详细内容

《花木兰》躲疫情全球撤档,从迫于外部压力转变为明星的自发诉求

时间:2020-03-15  【转载】   来自于:腾讯新闻贵圈    阅读


    《花木兰》几天内从高歌猛进到被迫撤档的大反转,几乎是近期好莱坞待播电影的缩影。多部影片接连撤档的消息接踵而至,电影行业盛会CinemaCon也宣布取消。这些消息以惊人的速度加速着好莱坞多米诺骨牌的倒塌,恐惧在行业内蔓延。好莱坞的从业者不再吝啬表达对病毒的恐惧,和对生命健康的眷恋,全面停工逐渐从迫于外部压力,转变为明星们的自发诉求。


美国时间3月9日晚,电影《花木兰》首映礼如期于好莱坞杜比剧院举行.jpg

2020年3月9日,电影《花木兰》首映礼在好莱坞杜比剧院举行(图片来自视觉中国)


    1


    3月13日,在连续举办两场首映礼之后,迪士尼宣布真人电影《花木兰》全球撤档。就在一天前,美国国宝级影帝汤姆·汉克斯确认感染新冠病毒的消息传出,《花木兰》宣布原定于3月12日在伦敦莱斯特广场举行的红毯活动取消,仅举办首映礼。这是继2月29日在中国首映的计划被迫取消后,新冠疫情给这部影片的又一次冲击。美国的首映礼成了这部投资2.9亿美元的迪士尼影片,仅有的红毯亮相。


    几天前情况还不是这样。美国时间3月9日晚,电影《花木兰》首映礼如期于好莱坞杜比剧院举行,花木兰的扮演者刘亦菲身穿凤凰花纹闪金长裙走上红毯,甄子丹、李连杰等业内大咖现身红毯仪式,相关消息很快霸占国内热搜。


    不过,与迪士尼公主系列的其他真人影片相比,这场首映礼多少有些“朴素”。活动入口设计成军营模样,显示出几分用心,然而现场背景板上只有黑底红字的“MuLan”字样,没有赞助商的logo,透露出非常时期的窘迫。


    迪士尼的经典动画片真人电影的首映礼,通常很受品牌青睐。2017年,制作成本1.6亿美元的真人版《美女与野兽》在洛杉矶首映时,赞助商有珠宝品牌施华洛世奇、通讯运营商威瑞森电信及假日房屋租赁网站HomeAway。2019年上映的真人版《阿拉丁》,首映礼得到快餐品牌赛百味和家居零售商爱室丽的赞助。同年上映的《沉睡魔咒2》成本1.85亿美金,首映礼赞助商则是美妆品牌M.A.C.。


    这些影片的制作成本没有《花木兰》高,首映礼却比《花木兰》热闹。《美女与野兽》与《阿拉丁》有歌舞热场。真人版《灰姑娘》在埃尔卡皮坦剧院亮相时,灰姑娘美丽的长裙在玻璃柜中展出,工作人员装扮成片中配角引导来宾,更有管弦乐队在场助兴。


    相比之下,《花木兰》的首映礼简单得多。媒体安检时,连惯用的安检门都没有,每次放行6人,一只狗绕着闻一圈就算完成任务。现场没有纪念品,After Party也没有选择知名酒店的宴会厅,而是就在杜比剧院的走廊里。就连派对上的食物都不是随意取用,而是由服务员在一旁按照每人一块分派,想多要一块,则要主动开口。


    美国首映礼的安排散发着“及时止损”的味道,毕竟,3月9日,美国舆论对于新冠病毒的态度还有争论,影片仍然打算在3月27日在北美上映,在中国的上映时间遥遥无期,票房不可避免地会受到重挫。然而仅仅过了4天,《花木兰》宣布全球撤档,为这部在夹缝中寻找腾挪空间的影片,按下了宣传的暂停键。


    冷静地看,全球撤档对《花木兰》来说,未尝不是一件好事,中国的票房成绩举足轻重。早在影片创始之初,主创们就反复强调对中国文化的重视。他们将北朝民歌《木兰辞》视为电影的灵感来源,甚至为此主动“丢弃”了动画版《花木兰》中备受青睐的轻松元素,比如木须龙、李翔以及适时唱起的动人音乐。拍摄战争场面时,导演借鉴了张艺谋的“人海战术”,让这部源自迪士尼动画片的电影产生了违和的“正剧范”。


    北美首映3天后,《花木兰》在美国影评网站IMDb上的得分已经一路下降到2.3,和动画片《花木兰》7.6的高分相距甚远,也创下了迪士尼公主系列真人改编的最低评分记录。如果任凭口碑下行,那么到了疫情结束,影片可以在中国上映的时候,恐怕也没有观众愿意看了。


    尽管真人版《花木兰》强调改编自最原始的《木兰辞》,但要完全绕过动画版《花木兰》是不可能的。后者在西方世界太成功了。票房之外,它是一代观众心目中的童年经典。这部真人电影中,没有主角开口唱的场面,动画版中的经典旋律会在一些时刻响起,作为背景音乐,能看出创作者努力保留一些动画片中的元素,但是因为寥寥无几,更像是为了挽留观众的彩蛋。


    再现动画片中花木兰与上级的爱情故事一开始便被否决了。导演解释,“这是正确的决定,尤其是在Me Too时期。”花木兰不能与上司谈恋爱,作为补偿,影片中设计她和同僚陈洪辉暗生情愫。据外媒报道,影片曾对中国观众和迪士尼中国团队进行过小范围试映。试映版本中,花木兰与陈洪辉有一段吻别戏。有观众提出,中国人会觉得这样的画面不太对劲。最后的影片中,二人以轻轻拉手告别取代吻别。不配拥有吻戏的《花木兰》在政治正确之下,难免显得乏味。


    2


    《花木兰》几天内从高歌猛进到被迫撤档的大反转,几乎是近期好莱坞待播电影的缩影。


    2月29日《花木兰》宣布取消中国首映时,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经达到62例。但当时好莱坞对疫情不以为意,电影与电视剧的拍摄大多如常进行,除了《花木兰》之外,《喋血战士》和《西部世界》等影片也在积极筹备着首映礼。那些天,北美电影人的担忧主要来自疫情对海外票房的沉重打击。


    半个月内,疫情迅速波及全球。虽然北美的电影院仍然没有停业,但是民众对疾病的恐慌已经开始影响美国本土的上座率。《寂静之地2》《X战警:新变种人》等原本踌躇满志的大片,在上映一周前宣布撤档,原定4月上映的《007:无暇赴死》将档期推迟至11月,倚重亚洲市场的《速度与激情9》直接将档期推迟至2021年。


    3月13日,汤姆·汉克斯在社交媒体上更新着他的新冠隔离日记,用经典电影台词鼓励大家“在棒球运动中,没有哭泣”。但在1万多公里之外的好莱坞,加州州长加文·纽森却没那么乐观。两天前他公开建议当地取消一切人数达250或以上的集会,持续到至少三月结束,那将包括电影首映、演唱会、体育赛事等。


    由此,多部影片接连撤档的消息接踵而至,原定于3月30日至4月2日在拉斯维加斯的恺撒宫举行的电影行业盛会CinemaCon也宣布取消。这些消息以惊人的速度加速着好莱坞多米诺骨牌的倒塌,恐惧在行业内蔓延。截至3月12日,美国新冠病毒感染者超过1200人,死亡36人,东西岸多个州进入紧急状态。好莱坞的从业者不再吝啬表达对病毒的恐惧,和对生命健康的眷恋,全面停工逐渐从迫于外部压力,转变为明星们的自发诉求。


    宣布撤档后,《花木兰》导演妮基·卡罗表示:“考虑到如今形势多变,很不幸地,我们不得不推迟《花木兰》在全世界的上映。我们的心与全球被新冠影响的人在一起,也希望木兰的战斗精神继续鼓舞那些全力保证我们安全的人。”


导演妮基·卡罗致信影迷.jpg

导演妮基·卡罗致信影迷(图片来自Ins)


    “迫不及待想等到(上映)那一天,我们能一起体验一个战士女孩成为传奇的故事。”在这部电影中,卡罗将木兰塑造成了一位西方语境下的女版“超级英雄”。和那些超级英雄爽片一样,影片看完确实过瘾,泪点和笑点也都具备。但它似乎比动画片中的木兰更不真实,让人难以产生更深刻的共鸣。


    IMDb上,点赞最高的一条评论是“女演员在不同的场景中都是同一个表情。”另一条评论写道“我从《木兰辞》中读到,木兰是一位勇敢、坚强、不惧权威的女孩,但在这部影片中,我没能看到任何木兰的特质。”自然也有人将其与动画版对比。一位观众说,动画版花木兰比真人版更人道、生动。另一位观众认为,花木兰的力量在动画版中得到诠释,在真人版中却无迹可寻。这位观众决定,“回家再看一遍动画版”。


    2003年,这位来自新西兰的女导演曾凭电影《鲸骑士》在影坛声名鹊起。那是一部讲述古老部落里的小女孩如何打破对女性的偏见,成为第一位女酋长的故事。卡罗认为,《鲸骑士》所传达的精神与《花木兰》很像。她将花木兰的女性力量与自己的文化背景形成映照,“我知道我很能代表这部电影:一个女性带领一支军队,这也是木兰所做的。”她在接受《vogue》杂志采访时说。


    遗憾的是,在中国文化中,花木兰从来不仅是一个女战士,这部与中国文化有着深刻渊源的影片,更不是只拍给新西兰女人看的。在极大可能错失“人和”之后,新冠病毒又削弱了天时和地利,让这部已经举办两场首映礼的影片,极有可能成为疫情期间好莱坞的第一缕炮灰。(来源:腾讯新闻贵圈 文/郝琪;肖楹楹对文本亦有贡献)


最新评论
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
电话直呼
在线客服
在线留言
发送邮件
企业位置
联系我们:
15311449806
15311449184
咨询1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咨询2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还可输入字符250(限制字符250)
技术支持: 建站ABC | 管理登录
Insert title here